政治是一场知觉游戏,对吧?

《摆渡人的歌》#503篇

江湖老狐狸会对政治初哥训话:“知觉,是政治生态的一切!”

In politics, perception is everything!

多年前我曾领教过,当时一直细嚼箇中滋味,直问自己:有一天,我会出卖良心吗?

1929年,德国进入纳粹时代,寰世也同步陷入国际大萧条。罗斯福胜选出任美国总统前,一路责怪前朝奉行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害到美国经济很惨。罗斯福入主白宫后,政府大举干涉经济各领域,稳住银行,人人饭碗有着落,美国人也换来新知觉。

同样的,纳粹德国也有同感,认定犹太人是创损德国经济的元凶,囤财积富,幕后操纵经济,同时宣扬马克思资本论。纳粹德国解决经济困境的手法,是把犹太人沦为次等公民,然后将他们逐步消灭。

二战时期美德两个国家,面对同等的经济困境,但却达臻大相迳庭的知觉感,再从各自的直觉感,挤出所求的政治效应,异曲同工,互相映彰。

难怪,政治老狐狸喜欢倚老卖老,一路传道授业到现在:“知觉,是政治生态的一切!”

这些话,套用在现时大马政坛,有点似曾相识吧?

再举个例。

默迪卡中心发表最新民调,针对前首相纳吉因滥权和洗钱而被高等法院裁定有罪的判决,竟有61%受访选民表示认同,只有18% 表示不同意。其中,高达57%的马来选民,赞成法院的这项判决。
这与纳吉辛辛苦苦营造 “别害臊,我的波士!” 的印象记有强烈对撞,折射之下竟是一层新知觉。是好是坏,来日方长,暂时难卜祸福。

“知觉是政治的一切” 的最新样板戏,是林冠英。

8月份,林冠英连续面对索贿涉贪三条反贪会控状,媒体报道9月初又将面对2条刑事案控状,当局看似为他营造 “我的波士II” 的新种知觉,案件未审,负面形象已经先入为主,深入民间。

诚然,林冠英不是省油的灯,膝反应尽是营造新知觉的老脚本,连午夜入境沙巴出现迟碍也以 “被反贪会对付” 做诉求,及早摆出被人 “政治逼害、政治寻仇” 的悲情牌,对外重申绝不退缩、打死不走的姿态,(其实时势比人强岂有退缩的余地?)赢得粉丝喝彩。

知觉,永远就是政治的新常态。现在,槟州地方政府也学到十足。

槟州智能泊车系统出现故障,用户手机收到种种错误资讯,包括无法进行登入,或成功登入后余款显示 “归零”。几经折腾后,当局通过手机应用宣布,周三(9月2日)上午11时将正式恢复服务。结果,故障再度拖延,槟威两地的市政厅也逼得宣布9月1日至4日全面停止收费及停开罚单。

前后,负责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佳日星索得机会,连开数场媒体会,为槟州2030年宏愿大打广告,声称相关程序其实已受州民欢迎,目前已有40万名交通使用者采纳使用,是迎向科技先进、绿意槟州的成功实例,因此不会取消承包商的合约,智能泊车系统也定于5日恢复正常并开始收费。

佳日星有心营造新种知觉,成功了吗?有人在脸书这么写道:“Penang Free Parking is always better than Penang Smart Parking”(槟州免费泊车永远会比槟州智能泊车更好),幽他一默,调侃一番。

再有,突然传来峇央峇鲁恒毅二校迟迟申请不到行政独立权,造成学生人数共计3500人的恒毅总校及二校,必须共用行政管理及资源。目前,只有一名掌校校长及同时必须兼顾管理学生、行政及课外活动事务的副校长及科目主任,一人身兼多职,《光华日报》形容为蜡烛两头烧!

事件揭露后,先有前副教育部长张念琴申诉事件前后,直斥这是变相惩罚师生;后有槟州行政议员、希盟国会议员、希盟后座州议员群起讨伐,不明就里就咬定这是教育被贬成政治工具的实例。

另一边厢,在朝政党或因缺乏民选议员,只由华裔党要出面交代已经传达副教育部长马汉顺,要他积极跟进。

兵慌马乱之下,恒毅中学董事会总务拿督(恒毅退休校长)吴文宝出来讲话,表明恒毅二校行政独立权课题并没被搁置,目前只是等待政府进行行政程序,因此希望教育部尽快给予行政独立权的信函。

吴文宝澄清,校方其实并没发出申请行政独立权的信函,事情根源是依据林冠英于2月1日以财长身分宣布,恒毅二校已获得行政独立权;因此,林冠英宣布恒毅二校已获得行政独立权后,信函应是交给教育部处理。

思前想后,事件跷蹊还是锁在张念琴的版本,她述及今年1月当时的希盟内阁早已批准恒毅分校转为二校。但希盟不是迟至2月底才垮台吗?本来就应有足够时间交由教育部发出正式的批准公函吧,不是吗?

所以想问,教育变成朝野的政治角力,是打从何时就开启的直觉感?

谈到教育可被政客变为角力的工具,机会来了!

最近,教育部取消特别计划班级(Kelas Rancangan Khas)录取优秀生的体制,槟教育局规定槟州四所华文控制中学(钟灵中学、槟华女子中学、北海钟灵及日新中学)今后将纳入直属学校(Feeder School)选项。

槟州华人大会堂反对此项决定,认为这将阻碍特级中学为国家培育更多精英人才。槟威董联会同持反对立场,因它意味控制中学不能再优先遴选优秀生,今后学生来源主要将是来自指定的两所直属小学,华小行将从此失去造就华裔精英的机缘。

好啦!现任国州议员精英多的是,若要假借政坛开展新知觉,造就个人存在感,你还不赶快开工?紧记老狐狸的话:“知觉,是政治生态的一切!”

About Jeff001 145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