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 vs 新瓶旧酒

《摆渡人的歌》 #504 篇

槟州政府终于敲定行政议会中期职务重组,并于9月15日生效。这是首长曹观友于9月9日宣布的决定,目标是为乐重振槟州在后冠病时代的经济,以求达到槟州2030年愿景。

他还有9年多的时间来印证诺言,来日方长。

相信,曹观友是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达致这个决定,因为重组行政议员职务的课题早有所闻,一年前已被媒体提起。

 

去年9月15日,曹观友曾对媒体表示,槟州政府在过去10年从来不曾任内进行改组或重组,因此对于媒体的疑问感到惊讶。

无论如何,当时他也澄清,州政府未曾谈论此事,但若中央政府重组内阁,槟州政府也不排除会重整行政议员职务。

当时他说:“可能政府机构往后不需要同时向两、三个行政议员进行汇报,重新调整后,可能只需向一个行政议员汇报。”

一年过后,他再次同调说:“一些他州的行政议员,是一人负责3到4项事务,我也不懂他们如何能做到。槟州是尝试要做到瘦且精。”

据他所说,所谓 “瘦且精” 的安排,是要化繁为简,所以这次重组没有更换行政议员,行政团队仍是班底照旧。

所谓 “职务重组“,意即各行政议员的职务将进行内容合并与重整,并以最简短方式为合并后的新职务,重新命名,重塑品牌。

但,槟州11人行政议会中,佳日星(房屋、地方政府、城乡规划)和孙意志(青年、体育)两人职务名称完全保留;其余行政议员职务若不是部份让出,就是今后交由他人管理。

至于章瑛专靠 “30%女性固打政策” 吃糊的口号,行政议会则只保留原有的2名代表,凑足12.8%;理由是类似性别包容的事务,不能单独推动,需与各个行政议员与附属的负责机构,互相配合。

摆渡人用了几天时间来做抽样短信访谈,邀请他们对行政议员职务重组发表看法,对象是多媒体、舆论界、生意界、企管界、政坛元老等知交。我同意他们匿名,基本要求是讲话不要转弯抹角。

综合众人的回馈,有几项共同点令人翘眼眉,点中的频率依序如下:

甲、槟州交通大蓝图推手曹观友,放弃负责交通。

乙、杨顺兴负责 “创意经济”。

丙、槟州项目经济发展(Sectorial Economy),缺乏领航主帅。

丁、居者有其屋目标,是否继续老调重弹。

 一、交通大蓝图:曹观友将不再掌管交通事务,交由资嫩行政议员再里尔管理,是要发出什么讯息?

是否意味,交通大蓝图设计、融资架构与施工时间表已经敲定,同时槟州基建机构有限公司(PIC)也已聘请前州秘书法力占为总执行长开工视事,目前万事具全只欠东风(公布融资详情与官委承包商财务势力),曹观友觉得他已完满政策法规工作,大可放手他人?

或是由于交通大蓝图中 “两岸三通一槟城” 项目因踩到反贪案地雷,施工存有变数,曹观友才退居二线,幕后监督?今后,承包商与计划投资者对按序施工的信心,是否得到保障?

此外,反对槟南填海计划的非政府组织及传统生计受影响的渔民,是否已经完满说服了?基本设施与交通组合虽然合理化,但资嫩行政议员是否具有专业资历与经验来应对实地施工的严峻管理需求?

二、杨顺兴负责旅游与 “创意经济”:截至目前,槟州旅游经济已随抗疫行管令而步入严冬,依赖国内与国际旅客为生的下游百业,若不倒闭或已转行,杨顺兴开年以来交不出旅游GDP,好彩可算非战之过。

回馈摆渡人的信息中,强调一个共同点:疫情冬眠期也是创新规划的契机。在这方面,他们要杨顺兴再加把劲,把个人视野扩大,弥补个人经验的先天不足。旅游是无边疆人文交流的行业,他们也要求杨顺兴抛开木呐冷漠的嘴脸,涌入人情,浸淫人群。

至于杨顺兴将会怎样处理 “创意经济”,众人表示只能拭目以待。

三、项目经济发展缺乏领航主帅:做个注脚,回馈摆渡人询问的社会翘楚,许多都已上岸,能对槟州过去40年,在电子制造服务业(EMS)从无到有、到光辉国际的历史作见证,但众人无不赞叹已故首长林苍佑对此项目经济的一生贡献,槟州才有享尽前人种树后人凉的福气。

他们认为,过去12年来,州政府与投资槟城有限公司极其粉饰自己,忽视中央政府国际贸易发展局的劳力贡献与协调,批准外资与内资投注槟城。而今,MITI与MIDA是由政坛 “是非人物” 阿兹敏所操纵,如不设法驾驭朝野对峙的利益冲突,槟城必会吃亏。

但行政议员之中,深谙项目经济发展并有人脉网络者有何人?首长本人不是科班或行业出身,又将如何主帅领航?他们的问题,摆渡人没有答案。

四、居者有其屋目标:是啊!过去12年,巫印裔申请 “可负担房屋” 的等屋排队者已经大幅度减少,但华裔排队者的等待期,有些区域竟达7年以上。佳日星上任之后,槟州屋业是否长期畸形发展,造成长期供求失均?讲了整7年的打枪铺、大英义学园城市房屋重建献议,雷声大雨点小,至今究竟有何进展?

现在是大数据时代,槟州房屋部是否要设立网站与手机应用,列明政府早已发出批文、发展商必须依时建筑的可负担民屋单位,让人民能够即时上线审查,不必相关行政议员不停炒冷饭,却让排队等屋者仍旧整条长街那么长?

能力、问责、透明的好猫,应是脱胎换骨,不是旧酒新瓶那么伪装。这是回馈者的结论,不知大家同意吗?

About Jeff001 145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